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故事

leave a comment »

一直走著,來到了一片充滿生機的森林,
膽小的自己,有時發著呆,靜靜的看著,

那森林裡,有著自己熟悉的變色龍,慢慢的爬呀爬…眼睛咕囉咕囉的轉
好奇的看著自己,曾幾何時,開始唱起歌來的小獸
等著我伸出指尖,讓牠捲軀著身軀倚著,有些體溫,有個好夢
我的好夢,是存在於回憶的悠悠光線中

狼來了,在弱肉強食的天擇之下,
這金色的狼,在細細眼眉中,迴盪的熱情和邪意
好像遠處大樹樹籐垂下給猴兒玩耍的秋千
其實這狼並不野,原來溫馴的狼兒只是想要保護自己心愛的夢想
在牠向我走來,摸摸我頭的那個時候,我並沒有感到害怕
別過頭去,終究走向爭戰,我依舊安靜的看著

仰望才能夠看見的飛鳥,牠是否真有堅實的翅膀?
我鼓足了勇氣,要與牠一同練習飛翔的時候
午夜的鐘聲卻忽然在森林中響起,
只能夠飛翔的鳥兒,笑笑的表情,像是在說著:
習慣著享受風的自己,已經遺忘了怎麼駐足停留
我還是,終於安靜的看著,那應該前進的翱翔
為整個森林增添了開闊的視野

遠處來了一頭小獅。
小獅跟我是兩小無猜的好朋友
總是玩在一起的我和牠,獅的笑聲震天響
溫熱的緩慢的暖意,像森林深處那湧出的溫泉
卻也總是關懷著天馬行空的突發奇想的腦袋的
我,像一隻喜歡跳躍的小羊
也難怪在跳躍的間隔,我總是不經意掉入空白的時光
獅是王,快樂的王,小羊是無法長大的小羔羊
小羔羊努力走出自己的羊腸小路,的這些時候
小獅逐漸成了成熟的獅子
只是,東風又起,小羔羊還是得踏上自己的旅程
在小獅聞見飄逸的青草香之前,
後會有期。

用文字和我說話的貓頭鷹,牠的眼銳利、熱情
像蘭嶼角鴞在我睡前的夜晚,呼喚精靈,顛倒世界
牠有著麒麟一般的魔法
不是佛法,
牠鎮住了我的心。夜晚的精準、崁進心裡的微溫柔
那可以是每日的小幸福嗎?我仰望,心中默念著,無語,無想。
幾百個文字我能一讀,再讀,放肆的卡在文字和空白間的思想遊移
一次等於沒有…
既然思想,才能讓我見過的南方貓頭鷹繼續存在
一次,就不會是等於沒有。
我直覺的痕跡,劃過德國人的諺語,散落在美麗的台灣島,見證麟光。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1/20 at 1:13 pm

Posted in 我的假思索真亂寫, 他/她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