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征戰,60年

leave a comment »

2009年1月的最後一天,

我又以公然當偷渡客的形式

踏上了緬甸克倫州

夜半露宿在芭蕉樹下

以為是緬甸軍政府來攻打而準備逃跑

(後來知道原來很多人跟我想的一樣)

原來是超近距離的大型煙火

克倫革命紀念日的閱兵典禮

其實是我此行最想看的

(不同於許多克倫女孩男孩的親友reunion)

猶記得三年前參加的那一場閱兵

怎麼忽然間學校的女老師

也穿起了軍服

拿起了M16

正經八百的踢起了正歩

在我笑笑與老師打招呼的同時

思緒陷入了迷惘

我想起以巴的誓言相互報復

那樣信誓旦旦的堅毅神情

也想起人們的逃竄躲藏

無辜孩童婦孺依舊懷抱一絲希望的眼神

望著你

今年的革命紀念日是特別的

因為60年了(史上最久的抗爭內戰)

8位爭戰60年的克倫老將

接受了表揚-

表揚拋棄了所有

忠心不二的沙場精神嗎?

還是表揚了一個垂垂危已

卻仍拒絕真相的軍權?

想起去年

反抗軍新一代領袖質問過自己的問題

“為什麼不跟我們去?”

只要去了前線,就會知道

我們為何需要爭戰

“在邊境上的傳聞和消息

都比不上跟著我們到前線

只要願意,可以隨時連絡我

妳會看見什麼叫做真實。”

然而,在這裡

真相,真的是我們都不願意面對的。

現在這個好戰的緬甸軍事政權

即使是贏了(其實早就贏了)征戰

也無法贏得人民心中的真相

我想起剛讀完的不合理的行為

也想起多少戰地記者能夠像Don McCullin一樣

賣命,是為了完整人類所刻意忽略的殺戮天性

他的行為和很多傭兵一樣

幾乎沒有倫理可言–

走過決心拋棄倫理的那些時刻,是否才能使良知重生?

辛西雅醫生也以緬甸語說了話

我實在很想知道醫生會說什麼樣的內容

愛極孩子和植物的醫生

到底應該如何看待自己同胞的爭鬥?

行軍的道路兩旁的克倫國旗和白色鵝軟石

在清晨大霧中,依舊清晰

這條征戰之路

到底會領著人們通往何方?

人性果真好戰?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2/07 at 1:46 am

Posted in 走來, 泰緬邊境,美索, 他/她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