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攝影展─我看攝影這件事

leave a comment »

第一次攝影作品參加聯展The Nurturing Women,在位於泰緬邊境Mae Sot的Borderline Gallery….

拿起相機,等於擁有權力

然而,我捫心自問照片裡的小人兒,哪一個不讓我印象深刻?
當自己按下快門的那一刻,喔,不只,是還有很多的上一刻,和下一刻
我們依舊玩耍,相機不再是相機。

相機是媒介,一條會通往很多孩子會心一笑的捷徑。
而我竟然這樣貪心,多麼專注在,找尋兒時的微笑,透過這些孩子們。
當下的我,為了純粹的玩耍而照,為了能夠和孩子們一起玩這個「玩具」而按下快門。我玩的幾乎忘了時間。

「懂事」的大人們會說,相機拿起來,代表資源,代表你來自與當地截然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這樣子照一張相,背後的意義,實在很多。

没錯。尤其是當面對著一群文化語言不同的對象,加上相機這個介入可能帶來的突兀和疑慮;最重要的,還是被攝影者相對於攝影者的被動性。

一位Karen好友問我,「你照相後讓照片在這個展覽展出,有沒有先經過照片裡的人同意?」我說:「我很想,但是很抱歉我沒有(辦法),所以我想我能做的,就是讓這些照片的價值,能夠回饋到孩子身上。因此這是義賣,所得都會給孩子所在的migrant schools」

其實我很開心Karen朋友會問我這個問題,因為代表他/當地有「意識」到照相這件事情的可議性─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裡充斥太多外來者,手拿相機,拼命拍,然後走人─某個角度看來,我當然也是其中一個。

既然意識到了這樣的情況,應該如何避免?

其實我覺得根本不可能避免,所以就大方承認吧!
承認什麼?
照相的就是欠罵,但是該照的還是要照
(什麼又是該照的呢?除了工作照之外,這又很個人了)
當地會誤會就還是會誤會,所以攝影的人在當下的互動就變成關鍵性的因素
這牽涉到很個人的行為,太難有個「標準」(例如被攝影者要願意,但在文化語言不同的場域下,你又如何確認他們真的願意?只有笑容嗎?)

更遑論所謂「倫理」
没倫理可言

在這裡很多情況,其實令人一點不想拿出相機 (看,我還是擁有選擇的權力);而且會有那種情景,讓自己在當下覺得─似乎只有沒有人性的傢伙,會拿起相機猛拍─

但是,一旦你找到一個理由,無論那是什麼理由,只需要一個,而說服了自己的時刻,你也會義無反顧的按下快門,甚至是過於專注於捕捉那一刻的真實場景。我也有過類似的經驗。

因此我又想到寫不合理行為那個戰地記者,有一次拍了剛死了兒子的父親的下一刻,手抖著從口袋中掏出了所剩不多的錢,全數給了那位父親,然後落荒而逃,掩不住眼淚─那是羞愧、良知、和為了「找到了那一個理由」的那一刻,而懺悔的眼淚嗎?

話說回來,因為語言文化差異,當地人的笑容,也可能代表的是錯愕,或者那笑容壓根就是「我已經給你笑一個了,你這外來的是到底夠了没阿?到底還想怎樣?」的涵義;不知道有沒有人有經歷過類似的情況。

我自己就經歷過一模一樣的情形,當下真的有被「施暴」的感覺。因為自己不喜歡照相,總覺得很少能夠反應「真實」的我。被攝影者的被動和無可避免的隱避,讓攝影也可以是傷人於無形的工具;而攝影如何反應真實,則是另一個應該討論的重點就像旁觀他人痛苦書中說到的,是否也同時是為了滿足我們的邪淫趣味?

所以承認吧,那個當下,其實不太需要相信自己,但是要相信人性

參加Borderline Gallery的展覽對我來說更多的意義,不是在於「恭喜」,而是我又一次藉由當地的「實習」經驗,得以開創更多討論、回響、和可能的實質回饋,無論是對於當地或者是對於有志一同的朋友,和對於攝影這件事的看法。

人們喜歡我的照片,是鼓勵,我有那麼一秒會為了友人的稱讚而笑;實際上對我而言更多的是我有幸參與這些孩子的學校生活,一些過程,和那些故事的時光─沒有大人,沒有懂事,更沒有倫理─的單純孩童觀點。如同我在展覽簡介裡寫的:

No matter where I go, the smiles and naïve of children seem similar to me. How the grown-ups treat perspectives from children is similar to me as well – A forgotten or ignored perspective by the grown-ups and the world.

Burmese migrant children growing up alone the Thai-Burmese border are not only those underprivileged, but also ones who are playing on the swings in our own backyards.

I hope the works lead you to feel the sensitivity of girls, in the meanwhile, perceive the young child deep in your heart.

*All the profits will go to Burmese migrant schools in Mae Sot as donation.

因為每一個照片裡的孩子,我都有過相處的時刻。

當我看著上面照片中著綠色衣服的緬甸孩子,
我深深記得
在按下快門的那一秒,她是讓我感覺懼怕的
相信我也讓她感覺懼怕
她是獨立在其他孩子之外的一個
borderline

下一秒我走向她,用帶著口音的緬語
問她要不要一起玩
當她猶豫後堅定的點點頭,將她的小手放到我的手中
就要跟著我一起走了
的那一刻,我只是竭力克制自己的眼淚

幾乎要留下來的眼淚
慢慢來,我跟著她的小腳步

慢慢走,慢慢走
真不知是她領著我,還是我領著她
她的笑容真美

這當然是照片以外的故事
還有很多,很多…

我當然不是專業攝影師,其實我也不想是,因為我不想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都扛著10公斤重的相機(對,老吳我是在說你啦);我只想拿著相機當玩具和孩子玩,看他們發現新玩具的玩法,讓他們按下快門,照下好朋友靦腆的笑容…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3/13 at 12:18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