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志工是一種態度

leave a comment »

一位朋友轉寄關於她們志工和責任歸屬討論文章給我看.

看完後有些許想法,回應如下

規範志工不是容易的事,志工真的是很個人的事情,我們都明白最終還是回到自己的身上,無論何種影響。所以能做的,也是盡量在這現實之間,盡力有好的、有益的影響,同時回饋到當地。

所以,說穿了也很單純,就是自我的「成長」─ 無論這個成長的樣貌,是立即顯現,或如同埋下的種子,日久逐漸茁壯;或是映照回到我們所原本生長的土地上。我是相信,態度,會變得不同。

因為我認為志工,是一種態度。

( 因此,你要如何去規範「態度」?)

我想很難,所以要捫心自問,作為擁有權力/和資源的一方,面對當地,我們能夠對的起自己,能夠坦承到什麼樣的地步? 以發展為名目介入異文化的同時,我們到底同時幫助了誰呢。(所以我個人一向對志工管理…,興趣不高,因為我發現它早已經潛移默化到我的思維─是一種態度,在這個意函上,嘴上的和完成的功績就不是値得關注的焦點。)

願意付出是好,但是付出也有可能帶來更多不好;當志工不是全然不好 ─ 若要說從志工神聖的光環,猛然墜入─「志工無用論」的論調,我想那也未免太過極端。我不支持任何一方。

我想支持的,是反對只有一種聲音的決定性言論─無論是讚賞或是貶責如何將思維的縱深拉長( 同時學著回過頭來,重新檢視我們過於短視近利的社會 ),藉由踏出台灣的機會開闊視野,以身而為人的立場來理解異文化,最終、最終 ─ 還是要回饋到我們雙腳踏著的泥土上。

( 如何回饋?想一想,我們真的了解台灣嗎?志工在海外努力理解異國文化、「宏揚台灣」的同時,我們又有沒有想過,荷蘭人來到台灣之前的樣貌是如何呢? 台灣的歷史了解了多少?台灣的文化又是什麼? )

前晚我一個紐西蘭朋友,也是一個紐西蘭NGO負責人很認真的問我:「我們派來的XX志工,是不是已經讓你對我們組織的印象奇差無比?」,我很誠實的回答她說,如果那位志工是我唯一認識的一位紐西蘭人,那麼,不僅僅是對你們單位,更多時候,對紐西蘭的印象就會壞了。

一個月轉眼就走的志工,留下剛抵達的朋友一堆爛攤子,看見朋友深深懊惱的表情,也跟她說

我們的立場而言,需要耐心來期待志工的轉變和影響的發酵,這點也很重要。

會決定踏出台灣的志工,本身即代表了不同( 不僅只是選擇的移動,還同時擁有經濟意涵 ),但台灣海外志工團的思維還要更廣,除了政府和民間的反思聲音和以長期發展為主流的思維尚未被理解之外,更多時候,很多團體/個人只是等著收割。

一個人的私心,可大可小,一群人的私心,需要個人很強的自我知覺來控制、並且抵抗─當大多數人將私心正當化的時刻。(所謂多數、民主的暴力,不就是這樣嗎?)

每個人都需要找到自己可以在這個世界上,依舊堅持走下去的理由,而非習慣於主流的評價,麻痺著到了當地,還順便玩,和回台灣只想領獎而已。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3/16 at 2:23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