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水彩

leave a comment »

這兒一直下雨

或大或小, 剛才澎湃折騰了一番, 歇了一會又繼續輕輕下著

我聽著一首接一首的音樂(你鍾愛的獨奏曲子, 到現在我還是沒有聽到呢) 到今天喉嚨好多了, 之前扁桃腺感染休息了一陣

在這裡生活的步調緩慢, 但是日子過的很快

重複的生活中帶來的無奈, 與, 十字軍東征式的發覺更細微興味

形成這裡有趣的風景,與我腦袋瓜子裡的想像(幾次在路上看到背著超大包包全副武裝的老外,拿著地圖與迷惑的眼神, 我笑嘻嘻的過去說要去guest house嗎?)

不知你感知時間的節拍如何, 我猜想是快的吧, 或者是模糊的

杯光倒影的映像, 也是另一種細數節奏的時間推算

有時騎著腳踏車到田間, 農忙的人們在談論的是生活的零總, 為了活著的事情

我驚嘆人群談笑間看似不經意的插下央苗

整齊劃一, 泥濘化為水彩, 移動則是種舞步, 飛鳥葉落聲和隨

與其說如何安然的存活, 到不如說在存活與生活之間, 多了一些細細咀嚼的檢視

這倒是有趣的角度, 他們的理所當然也必須如此, 提供我思想存活 , 生活 , 與, 人群之間的重要連結

雨又大了, 吸哩呼嚕地下著, 旁人談話的聲音漸漸遠了

我又清楚聽見孩子們扒著僅有的米飯, 一口口呼嚕嚕下肚 , 的聲響

我思考著什麼不必得到.

July 6, 2006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3/25 at 12:30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