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歸屬的意義

leave a comment »

很久以前我發現,每每在來去之間

總會開始思考自己的存在和歸屬。

從學生時代第一次什麼都没計畫的去旅行後,便深深愛上

那種一人行走的氣味。

在不斷的移動的時刻,我的心智活動卻跳躍似的回溯到了以前。

我的過往。如同電影放映般一一在我的面前晃過,奇妙的是

我像是一個純然的旁觀者,如此這般的觀賞著

自己的痛苦、歡愉、落寞、和平靜─有時會會心一笑,或潸然淚下

在旅行中的自己,其實既不屬於當下,也不屬於來自的地方

旅行中不斷遊走的自己,原來屬於過去。

明明是身體往前行的時刻,腦中的活動卻不自覺的回歸到了那些記憶

我也想著,自己逐漸的、緩慢的,不再屬於一個地方的情景

和逐漸的、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已經融入的另一個場域的情景

然後,又意識到那一個似乎不斷啟程的自己

也總是在這兩種情景之前走來,又走去

因為太過於了解自己的歸屬,和歸屬之於自己的意義

面對再艱難的旅行,一個人的我也會微笑

回溯不會停止..

縱使踏著同樣的泥土,五百年。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03 at 12:03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