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天佑緬甸

leave a comment »

緬甸僧侶袈裟革命時,數位在泰緬邊境難民營內的朋友稍來的話語:

我的夜晚,是在聽著廣播的緬甸血腥鎮壓中,流著眼淚度過的..每個晚上..
我多麼希望這就是一個結束,軍人的政權不見了,替我們喉舌的僧侶們受到愛護,
我多麼希望這就是一個新的開始,不用擔憂明天將何去何從,與槍桿子的陰影..

緬甸這次軍事鎮壓,相信有不少人,現正分散各地,
為自己依舊在緬甸的親人朋友祈禱著。
泰緬邊境上的難民營,收容了因為遭到迫害而逃至泰境的緬甸難民。
其中許多人是在1988年緬甸學運時期逃出來的,這次僧侶發起挑戰軍政府事件,
更是讓好多邊境上的朋友情緒激動,很多人恨不得能夠回到仰光去支持僧侶們。

我每天關心著各大媒體報導有關緬甸情勢發展的情況,
心中默默的替那些冒著生命危險,將訊息傳送出來的朋友們打氣。
僧侶們的慈悲心,不忍緬甸百姓的民生疾苦,
因此選擇走出來,用一種和平的、出世的態度,為眾人說出心裡的話;
並以入世的遊行,彰顯學佛之人的決心與堅毅。

當我看見一幅照片–緬甸的小老百姓們,手無寸鐵,
一個人一個人默默手牽著手,環環相繞
將絕食的僧侶們圍在中央,想要保護他們的時候,
我是緊握手心、心情激動的。

到底是甚麼樣的心態,能夠面對著手無寸鐵的人,施以毫不留情的射擊?
需要有什麼樣的勇氣,能夠讓手無寸鐵的人,
願意以肉身來護衛自由、和平的象徵?

即使我到了泰緬邊境上已經兩年,
聽過、讀過、看過了緬甸軍政權的胡作非為,
卻真的真的從來不曾習慣這些在緬甸境內、邊境經常上演的事件。

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難想像生活在恐懼中,面對著顛沛流離的未來。
那樣的苦難,根本不是我能夠去說一句”我可以理解或懂得的”
來的那樣輕而易舉。

身而為人,我深切的替SPDC掌權者感到悲哀,
為了大令一下,數千人躺於血泊的背棄人道而痛心;
身而為人,我也深深的替持續抵抗軍政府的堅毅,感到欽佩,
為了雙手環繞,撐起人性的善美與無畏的超人而感動。

我認識的每一位緬甸青年朋友們,環境或許讓她們被迫變的成熟,
在我的眼中,他們都相當堅強、且勇於坦承的面對自己的處境。

當難民朋友們描述他們夜裡在難民營,點著蠟燭,依著微弱的燭光,
祈禱著”我們真的想回家”時,

我衷心的想著,那一天必定會到來,世界的各角落,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
以各式各樣的形式,聲援、支持和平自由的緬甸。時間是與我們同一陣線的。

這不是一個絕望的時刻,這合該是個充滿希望的延續。

天祐緬甸!

Oct. 4 , 2007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08 at 12:54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