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邊境悲喜劇─沒有了尊嚴

leave a comment »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要去。

從小在邊境沿線的難民營長大的緬甸好友這樣跟我說。

我很了解她,也嗅的出那種想要認識多一些世界,

用雙腳實踐自己關於自由的想像,那種迷惘的渴望。

但同時我也隱隱的擔心著。那巨大的自由來臨,也足以使人更加徬徨無挫。

我於是寫信給美國友人,希望他能夠去探望她,

並且盡他可能的使她往好的方向,去看待另一個她即將屬於的世界。

因為,即使我們再憂慮,也不能阻止這樣想嘗試的一顆心。

我們充其量只能給予很多很多的關心,讓這些心,感到溫暖。

我們能做的,真的不多。

不能因為我們自己的自由經驗和對自由的詮釋,去決定她們的路。

即使我覺得真正的自由,是往內求的;而不是往外求的。

我也不會嘗試去說服要離開的人。

所以,我看讓美國把緬甸軍政府(SPDC)給接收去美國,這樣比較快,也省很多事。

梅道診所背包醫療隊的領頭這樣說完,我們一群人笑倒在地。

是阿,至少世界上馬上就少了一個殺戮戰場。今年到現在,我們損失了10個人。

他繼續說。今年有74個背包醫療隊,每一隊有3-5個人,

他們背起裝滿藥品的登山大背包,徒步進入緬甸東部,走過叢林,

穿越地雷區,走進戰區,勇敢的走向瀕臨絕望邊緣的無辜百姓。

你的隊員有多少人要去美國阿? 我問。沒有耶!

因為我的主要隊員,都在緬甸境內,他們根本不知道要什麼去第三國的事。

他自己說完,開始大笑;我聽了,也是一陣大笑。

後來回想,其實這笑裡,含著很多的隱喻。其中之一,

就像我們拼命的想要寫出一齣討人發笑的喜劇劇本,卻發現,

沒有了悲劇的成分在裡面,怎麼這喜劇竟然變的好笑不起來了。

我於是想起來最近在讀的一本書,巴勒斯坦詩人穆里。巴爾古提寫的「回家」。

書中的一句話,令我印象極為深刻,

「悲劇永遠帶有喜劇的成分,因為它已經沒有了尊嚴」。

我讀著這一本關於巴勒斯坦人的放逐歷程,也一直在驗證許多相似的情感,

對於在泰緬邊境上的這一群流離的人。

來到泰緬邊境之前,我沒見過多少拿著自己生命在當賭注的人,

也沒見過多少為了基本需求而窮極心力的人。

現在,我眼中的這一群人,是這樣的,

你如果帶著好奇的眼光到來,她們會跟你交朋友;

你如果帶著豐富的專業而來教導,那麼沒有人會理你;

你如果帶著欽佩混雜著同情的眼神而來,那麼他們真的不需要;

你如果帶著資源來試圖影響他們,那麼他們是不屑的,你是徒勞無功的。

你手捧著白花花的銀子來,這些人會一起聚集起來,

認真討論怎麼樣大家一起分配這些錢,買藥、買米或是其他的很多事。

想辦法幫助更多人。

這一群人的尊嚴很高,雖然他們在我們的標準上,幾乎一無所有;

這一群人的幽默感十足,雖然他們已經走了第幾個以十年計算的游離生活,

依舊懂得開自己的玩笑;這一群人,在這個清醒時或許勉強能稱上一聲家的泰緬邊境,

撐住了最後一道對抗緬甸軍政府的槍和暴力的防線。

本來,最後一句,我要寫的是

這一群亡命之徒,是英雄。

但是我想到了一個更合適的注解,

最近我本來想練習寫一些帶著悲劇性的喜劇的東西玩。

寫完這一篇,我恍然發現,這一群人,早就演的比我想寫的,適合的太多太多了..

April 1, 08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11 at 12:35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