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confession 告解

leave a comment »

去年去了捷克,在布拉格城堡令人嘆為觀止的 St. Vitus大教堂裡,看見了一排的朱紅色木雕屋,間隔成小間,每隔一間的上方,都垂下紫色的布簾。

看了一看,阿,這是給人們告解的地方,我心裡想著。

常常在想,提出問題的人們,找尋答案會是唯一的解套嗎?我並不這樣覺得。答案曾幾何時,何其多,也隨著時間的改變,我們會對同樣的疑問生出不一樣的答案。這不是用是、非,好、壞來概括就能夠論出個定律來的。

有的時候,其實我們自己的心中,早已經有了答案。之所以提出了問題,是對於自己的再次肯定,也想尋得他人同意,來加強本身答案的信念。

來到這個小木盒子裡,危襟正坐告解的人們,對著代表著上帝的耳朵,所說出的那一字一句,那再不堪入耳的話語,再荒謬下流的事件,彷彿唱詩班一樣,也優雅的被唱出來了。

很少人,會在讓自己不覺得安全的環境,說出真心話,說出埋藏在心裡的話。很少人,會對著自己說出,那些連自己,都希望深深壓抑的慾望和邪念。難道不是嗎?

如果你曾經對著自己這樣說過,如果你曾經喉嚨發出聲響來,把這些慾念和問題說給自己的耳朵聽見,你會不會得到不一樣的啟示?這樣的對自己的告解,和把一股腦的東西,丟到坐在隔壁木盒子中,那個可能正在挖鼻孔的不相干人身上,又有會有什麼樣的不同呢?

我想到了曾經看過一篇報導,引起極大的議論,因為報導內容是,根據某些資料,德雷莎修女坦承,已經20年沒有感受到神的存在。這樣的坦承,姑且不論是真是假,我們可以想見的,是一股對於已經形成的力量和價值,這樣的價值定型的挑戰和質疑,所會引發的巨大抨擊。

而這樣程度的告解翻轉,我覺得,有它警世的意義存在。

小民走進那紫色木盒子中,倒盡心中的苦悶垃圾,然後快快樂樂的回家。如此的循環,我想,會不會終究徒增了形式上的裝模作樣,而無視於聽者,無視於自己,更無視於話語中的對象。終究,尋求透過告解而被救贖的,不就是自我嗎?

人,不是神。人能夠變成神嗎?而神又代表了什麼?德雷莎修女變成了一種人們的信仰,但是可曾有人問過她,除了神之外,還有沒有什麼樣的價值、信念,也同樣値得我們探索、甚至追尋的呢?

有朋友們信奉著馬克思精神,他們相信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因此摒棄所有會讓人上天堂或下地獄的宗教。

我的話,其實並不相信有那一種”絕對的論述”,尤其在探索人性的方面。因為沒有絕對的論述可以相信,所以宗教並無法讓我徹底著迷。我一直在探索、在思考、在嘗試辯證,不斷的找尋,那些靜靜躺著的可能價值、或是信仰。

可是,這並不是說,找到了信服的價值,我就會停止探索。

更不是說,發現了想追尋的信仰,就可以停止思想,全心拜服。

如果讓思想滿足於這樣的寄託,讓身體臣服,於是整個人寄託在相似於宗教的氣氛裡,我其實就再也不是我了。因為這樣的巨大氛圍,讓人有了好安全的感覺,於是,人傾向於滿足於那安全感所帶來的安逸。

然而,我很明白,世界上的不安逸和痛苦,也同時,和被塑造出來的,那極端美好祥和的宗教境界,有著同等的張力。我更希望去親眼看見。

面對著未知的下一刻,有沒有想過,可以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呢?

我一直問著自己,願不願意用欣賞的姿態,面對無常的生命,面對未知?我仍舊還沒有找到答案,但是,我很願意不斷的問自己。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23 at 10:30 pm

Posted in 走去, 我的假思索真亂寫

Tagged with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