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撞球

leave a comment »

以前很喜歡看一個英國有名的女撞球手撞球,她名叫艾利森費雪(Allison Fisher)。
每每她彎下腰的瞬間,被注視的球體,彷彿自動對位般的,隨著流暢的岀桿而滑走。

那是種置身於滑行的節奏,那樣平順,又意猶未盡阿。
我在美索的夜晚,有時到那間昏暗的店裡撞球。撞球是可以讓我專心的事。大多數的運動能讓人專心,也因此,我是喜歡運動的。運動讓你忘記了自己和世界。

從前當學生的時候,除了下課跟朋友撞球外,有陣子我喜歡獨自撞球。滿桌子色彩斑斕的球體,彷彿慢慢的被當成獵物瞄準般的,一顆顆的被吞沒。緩慢,也精準。我特別喜歡看著球緩慢的滑進洞裡的過程。雖然自己常打不準,但是看著緩慢進行中的球體,感覺像是自願式的走向那深不可測的黑暗,特別令人有很多聯想。

倘若撞了一整夜的球,其實也是來來回回的踏了很多的步伐。記憶裡以前常常走到雙腳發酸了,才驚覺數小時轉眼溜走,可見自己撞球有多麼的專注和享受。

那些時刻,盯著球檯上的眼花撩亂,想來想去預計的路線,也不及出桿那一刻的分毫差距,就又全亂了,花了。很多時候,變成也想不了這麼多了,反而勇於嘗試一些新的路線,玩來玩去,樂在其中。

有時想想,我從何處來,又將從何處去呢?人們計畫著計畫著那的,無常晃來打聲招呼,全盤的預計路線,也就花了。隨著年紀的增長,是不是我也應該不免俗的,計畫一下我自己的人生呢?這是說著玩笑的。如果能夠在有想法的時候,動筆紀錄,有空閒的時候,做做菜餚,閱讀各式的書籍,有知己能夠談心、罵粗話,唱著自己寫的歌,這樣想想,我的計畫,不也就是正在過的生活嗎?

不安於室的永遠是心靈,而不是身體。因此,嘗試新的路線,並不一定要踏出自己的腳步;重新去發現自己平日的生活週遭,用不一樣的眼光,也能像我一樣,玩來玩去,樂在其中。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23 at 10:06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