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生命時段

leave a comment »

Dec 3, 07


回到美索之後,我想著關於死亡的事情。
想著人生無常的事情,想著人從生下來到離開,的這一段的旅程。

這幾天想起上週趕回台,我靜靜的坐在她的房間,看著她的東西,整理她電腦裡的照片,那個時候的我還是有種錯覺,覺得她等一下就會回來了。

我是一個念舊的人。她就是我高中時代最要好的朋友了,
寫這句話的時刻,我還是不爭氣的又流下了眼淚。

還記得替她做最後的淨身,裝點時,在一片靜謐中,禮儀師忽然轉頭對我說,
妳真的是她的好朋友。那時我聽著,淚水再也忍不住,滑下了臉頰。

自己是對於情感的熟悉度很慢、很慢的人;換個方式說,情緒的積累是逐漸而綿密的。像是涓涓細流,不是山洪的溢洩。

悲傷和難過,也是在這樣的夜深人靜才能以文字慢慢的表達。我腦海裡浮現的,是我和她過往學生時代的種種,逐漸拼湊而成的回憶,盤旋在腦海裡。

一位友人在29日,自美國寫了長信告訴了我,友人與他的她的故事,那也是與死亡有關的故事。我很謝謝他的善解和同理心,讓我覺得很溫暖。很放心。

於是我想著,是了。每個人的背後,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故事,無論這故事是悲是喜,有沒有秤心如願,這故事都將是會伴隨著自己。

逐漸地、逐漸地,內化成為另一個自己。然後,是應該要再出發。

在我某些重要的生命時段,總是會有ㄧ些音樂留在我的記憶裡;我也習慣用音樂來記憶這些時刻。艾咪這一段時間,我遇到了這首歌,心裡想著,就是它了。

丹麥樂團Mew的音樂comforting sounds,契合了我的心境,讓我慢慢回想和她共同的影像,和被她帶走了、消失了的記憶..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5/05 at 10:45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