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精靈菩提

leave a comment »

走在後巷裡,看見那些叼著煙不知所謂,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的你們,油燻了的圍裙袖口,可曾知道我有多麼羨慕?

念頭總在腦海中旋轉,面對每一個生命的選擇,也沒有機會去過著他們不一樣的生活,他們也沒有機會來過著所謂無憂無慮的生活。然而,真的是這樣子嗎?

那可真是可笑。看不見那辛勤的勞動,參雜著有意無意的偏見和不屑,日復一日的機械性動作,在滿足了想像的美好,歡樂愜意的拿著Kabob跳著爸爸媽媽合唱團的加州夢境旋律之後。難道不曾有一絲絲,生活真是一成不變得重複,而重複帶來無趣,無趣帶來念頭,想變,想走,想轉換,不想定在一個地方。那樣的生活,苦悶哪,狹隘的心界和眼界。不是這樣嗎?

也真的是這樣嗎?

思想起的時刻,走入這一些前人的思想之中。感覺到愉悅,不思議,也同時感覺到那樣子不可超越的界線。它們越來越清楚,於是回頭看著世界的時候,渺小的自己所能夠想像的,也是屬於自己侷限之內的,他們綿密的思路網之內的掙扎蝴蝶,看著精巧的蛛網,能夠適應各式各樣的環境,挑戰衝破極限的可能性。能夠是那蛛網嗎?蝴蝶短暫的壽命,又能夠對著曇花一現的自身生命,有著什麼樣的期待呢?應該是,努力展現自己的美麗,和增添那美景,在每一刻、每一處,它經過的飛翔….

如果能夠讀出一隻蝴蝶的心意,那麼你將會有無比的驚訝。和現在多數人生活的環境相較之下,那些在過去大世代、大動盪之下而顯著的堅定、不變、忠貞的信念,是如何被一隻不起眼的蝴蝶所認真對待,縱使蝴蝶始終無法像人一般的開口,在你面前親口對你說出她所想的。也就是旁觀的她,不起眼的她,誰也沒有注意到的她,才能默默的在你身旁,飛翔的自由,也自在..能明白嗎?

直到哪一天,直到她變成了那一棵,再也不需要移動的樹。有著風過而淡淡作響的菩提葉弗面,終於可以歇息..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11/09 at 4:57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