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歸屬感

leave a comment »

想起著橄欖樹這歌: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何流浪,流浪遠方…流浪…

最近自己在想,歸屬感是什麼?人需不需要一種歸屬感?來自哪裡?
可以是某個地方,也可以是某個人,某件事情,甚至是某樣東西…
倫敦鬧區

Dear, 看到了妳的旅行筆記的回信,在陰天城市匆忙來去的自己,終於有讓自己留下了淚的一刻。不是難過,那眼淚所代表的,原來是一種歸屬感。

沒有了歸屬感的人,遊走在形色萬變的城市中,上一刻和下一刻的記憶,其實都不存在,有沒有被記住,有時候連自己都分辨不清。然而發生過的事情,就是會記住的。其實記憶自有它的靈魂的。記憶這種東西,原來早已被細細的分類,歸檔,上鎖。只是偶然打開了某一個盒子,湧出連自己也未曾驚覺到的巨大能量,甚至能夠重塑當下的發生。

就如同妳的小旅行給與妳的,那美麗的稻香,那綿延無止境的手工編織,也延伸到了海洋的這一端;每日小民們的生活事情,柴米油鹽醬醋茶,何嘗沒有看到它們繁瑣煩心的一面?但明白那些都是一種必須要來的經過,必須要的磨練,對於我的精神,我的身體。在人人舉起雙手,嚮往身體向上伸展,往高處攀爬的時候,自己只想要把腰彎的更低,低的更接近地面,柔軟的更接近鬆軟的泥土,更接近初生的簡單思緒。因為自己無法站在原地不動,但是自己也無法融入擁擠的人群中,一心引頸期盼高處陽光所帶來的些許溫暖。

自己心裡所凝視的,不過是在那一個麵包店的轉角,勞動,勞動身體,放下頭上的腦袋,勞動腦袋。在某個地方待上一陣,沒有誰記得自己,就這樣默默的待著,生活著,和同時下班的清潔工,聊聊家中的瑣事,看看今晨地鐵罷工的原因,因為孩子的玩耍而微笑。忙裡偷閒的時候,拿著裝飾用的吉他,走到倫敦之眼下,隨著當天心情,唱起某一首歌,或是淡淡的過往雲煙;或是加入地鐵站中拿著bango敲擊的黑色微笑, 一起擺動。

那種和土地的、小小百姓的日常生活的親近,隨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韻律,和關於自然應該擁有的樹,雜草,各種小動物─ 它們有一種共同的特徵,就是旁人看似的默默無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或不需要存在。只是,歸屬感卻也是來自於一點一滴的積累,一個跑錯地方而發現的老書店,另一個送貨同時瞥眼見到的雨後彩虹,那個丟了酒瓶,被警察開著車子追著的街道。從不重要到重要,從不經眼到深深的凝視,直到有一天,再也不願將視線移開…

如今在腦海中所浮現的,卻也是這一種日復一日的小民生活,小驚喜,小小的不悅,苦惱,和隨著小民步調的氣息。和陰天城市中的交錯,不是格格不入,而是又重新畫出了另個時間縱軸走向的空間。這就是陰天城市的無奇不有,無所不包,得以讓自己隱身,跨界遊走和安息邊緣,既融入又孤立,同時,讓自己和跨越大洋的那一個緬甸克倫女孩,一樣說著:I am a cheerful lady in any condition I am in .

無法隨著妳走,想必自己也不需隨著妳走,妳台灣漫走的軌跡讓我也驕傲台灣的美,也因為自己也得拿著步子走,往哪個方向走呢?別擔心,迷失的時候,自己還是會想起妳。向來隨遇而安的自己,這個當下所劃過腦海的,也不是所謂學校理論實踐,而是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微小生活選擇。每日的小幸福。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12/19 at 5:09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