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borders and boundaries

leave a comment »

Jan 2007, photo by Long at Mei Moi river, Mae sot

人為的界線,政治的界線。雙腳輕輕一跨,無聲的子彈穿過你我的胸膛。權力,槍砲,願窮盡一生拒你於千萬里之外。

自然的界線,生物的生存極限。雙腳每日奔走邊界長河,求溫飽,求心安,求,一個回家的期盼。無論是界線的哪一邊,都一樣。何來邊界之有?

文化的界線,人類精妙的極致操縱。雖說有著「他者的眼光」,文化當然沒有優劣之分。只是那他者從何而來?當Husserl提出對於邏輯的先設質疑,「現象」才是無時無刻先於「存在」,和先於「意識」,的回歸事物本身。無需論起,又需要從何而論?

灰色的邊界上,有一群人,他們總是游移。這一群人,誰也不認得誰,誰卻又都記得誰的樣貌。相對於中心的邊陲,相對於邊陲的中心。在都市、在鄉村、在山上、在海島,對灰色邊界上遊走的一群人而言,那其實不是邊陲、也不是邊境。那充其量,只是一種群聚的味道。如此罷了。用中心的標語來說,那應該算是一種次中心,邊陲也是自己的中心之類的。那就像只是為了標記而已的不知所云。而標記的目的,當然在於為中心存在的正統,而命名。

Thule, 極北的地方,古人相信人類居住的盡頭。有趣的是,衍生的意義,也在於終極的理想。與人為善,不與誰成群。依舊邁向邊界,極限。

這首歌名和曲搭的真是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