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眼淚

leave a comment »

2002,  天母

隔壁的德州女孩,今天她神情落寞。原來她整晚沒有辦法入眠,她也顯得異常安靜。

她的笑聲爽朗,並且有著與人為善的特質。今天她不笑了也不說話,只是默默的垂下眼簾,低著頭,細細的聲音,告訴了自己一個故事。

人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開始,就開始倒數著離開那一天的到來。

有的時候,出乎我們每一個人的意料之外,那一天的到來,特別的早,

有的時候,覺得是在我們的意料之內的那一天的到來,卻玩笑似的喊了暫停。

還有的時候,那一天的到來,以一種我們都會記得的形式,和方式,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被迫,像儀式般的去迎接它─無論是不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人真的是離不開群體的,不管時間之流有停止的一刻,還是人真能找到長生不老藥,或是複製的科技 ─人終究是註定要死亡的。即使不面對死亡的生理到來,對於自己來說,每一個離開身邊的人們,也逐漸的,慢慢的帶走了自己所有的記憶。沒有了記憶的人,生和死,又將以如何的形式,存在於他的意識?

眼淚,卻是真實的現象。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1/15 at 5:27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