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Archive for the ‘’ Category

書囚

with one commen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1/01 at 1:35 am

布拉格有多美,卡夫卡多有名?

with 4 comments

June  2008

兩週前因為工作需要,去了趟捷克布拉格,在滿檔的行程中,幸好有那麼些些的閒暇空檔,讓我漫步在這塊古老大地的街道上,窺探歷史軌跡的刻印。

很多人對於布拉格的印象是,漂亮建築,城堡,卡夫卡,和查理大橋。(台灣觀光客的話,那就多了一項:Botanicus手工精油肥皂店。)

的確,當我踏上查理大橋時,就如美國友人說的,你不會在橋上看到沒有人的時候,沒有人的查理大橋,你只能在明信片上找到!即使是清晨,也還是有扛著 像機的人們,尋找鏡頭裡的美景。我一如其他的觀光客,拿著像機猛拍,但卻不是想要拍出美景,我腦子裡想著的,是希望能夠捕捉到一絲絲小民生活的意像。於 是,在這樣的巡禮中,當然是拍不出什麼東西了。

出門在外的人們通常會有地圖,在城市鄉鎮裡,我的地圖是人,張開嘴巴、打開笑容,問到底。這趟布拉格旅程,我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捷克人看似冷酷,實則友善;感覺方向感都很好,實際上擅長笑著跟你亂報路,而且臉不紅氣不喘。

很多時候,我其實更享受走在街道上的感覺,由於出門不喜歡有太目標性的計畫,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方向感奇差無比,因此也挺能享受走到哪算到哪,迷路當走迷宮的旅行方式,反而驚奇不斷。這一個角度看來,布拉格真是個不錯的地方,便利清楚的大眾運輸系統,其實也挺難把自己搞丟。

走在布拉格城堡裡,我是用「驚嚇」來形容自己當時的感覺。朋友問我為什麼,我開玩笑的說,在知道了城堡自西元九百多年起建,一直建到西元一千九百多 年,一 座建了千年、花了無數建築師的靈魂的龐然巨物,我雙腳輕踏在石階,仰頭望向華麗的紋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7/14 at 11:50 pm

Posted in 走去,

Tagged with , , ,

謀殺了蘋果的嘴

leave a comment »

沒有紙和畫的木雕屏風,沒有腳的藤椅子,沒有窗簾的窗戶,沒有螢幕的電腦,沒有電的冰箱,沒有花的花瓶,沒有書的書櫃,沒有連線的網路,牆上沒有畫的畫框,沒有水的水龍頭,沒有關的大門,和,沒有國籍的人。

這是一個台灣女人和法國女人的家。理想中的家。一個總是在移動中的家。移動的家,或許不能夠稱之為家。或許是暫棲之地。暫棲,總是理想的部分契合。

打翻了水的枯萎玫瑰,潮濕的霉味伯爵茶,桌上沾滿cheese的細長利刃,散落的台幣泰銖歐元零錢,克倫村莊的臉孔照片魂魄遊蕩,水果果核的堆積再堆積,沒有一隻蒼蠅。米酒高粱紅酒空瓶的芬芳,稻梗變成的蚱蜢跳躍在落地鏡上,拼命看著自己的模樣。

Marguerite Duras的橫躺,生理上的永不孤獨。台灣女人在暗夜中振筆急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7/04 at 10:24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