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Posts Tagged ‘凝視

眼淚

leave a comment »

2002,  天母

隔壁的德州女孩,今天她神情落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1/15 at 5:27 am

枯木岩向陽

with 2 com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11/01 at 9:17 am

謀殺了蘋果的嘴

leave a comment »

沒有紙和畫的木雕屏風,沒有腳的藤椅子,沒有窗簾的窗戶,沒有螢幕的電腦,沒有電的冰箱,沒有花的花瓶,沒有書的書櫃,沒有連線的網路,牆上沒有畫的畫框,沒有水的水龍頭,沒有關的大門,和,沒有國籍的人。

這是一個台灣女人和法國女人的家。理想中的家。一個總是在移動中的家。移動的家,或許不能夠稱之為家。或許是暫棲之地。暫棲,總是理想的部分契合。

打翻了水的枯萎玫瑰,潮濕的霉味伯爵茶,桌上沾滿cheese的細長利刃,散落的台幣泰銖歐元零錢,克倫村莊的臉孔照片魂魄遊蕩,水果果核的堆積再堆積,沒有一隻蒼蠅。米酒高粱紅酒空瓶的芬芳,稻梗變成的蚱蜢跳躍在落地鏡上,拼命看著自己的模樣。

Marguerite Duras的橫躺,生理上的永不孤獨。台灣女人在暗夜中振筆急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7/04 at 10:24 pm

千秋

leave a comment »

拉扯,不停
像是秋千蕩的高呀,劃過天際

那令人炫目的弧線
合該讓人們瞇著眼微笑

地心引力的重量
施了魔法,攀了森林藤蔓
我看著蹺蹺板兩端

那奮力抵抗的兩端呀
逐漸趨向另一個,左右岔路口
張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5/14 at 11:20 am

緩慢

leave a comment »


從鏡子裡我看見,自己是個很慢的人,生活中有時顯的對週遭的事物,沒有太多的反應。緩慢的跟人認識,很慢的愛上一個人,一本書;慢慢的呈現自己的思想,看著一遍遍的畫面和電影,聽著一曲又一曲的演奏;也很慢的書寫著,一直盤旋腦海裡的許多許多念頭。

像牛。我好喜歡在辦公室後面那一大片空地,黃土路上放牛的緬甸孩子,經常帶著水牛在那一片空曠上,溫和的低頭親吻大地。我們總是相視而笑。

自己真的很像牛,為何牛會反芻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5/12 at 9:41 pm

衣服鏡子衣服

leave a comment »


(衣服─鏡子─衣服。曼谷,泰國)

你說,要離開這個生長的地方,要看這個世界。面對著父母身上、自己從小穿著的衣服,現在怎麼樣也提不起勁。穿在身上看著鏡中的自己,覺得渾身不對勁。

你笑笑的臉上,有一絲絲的迷惘。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你又說。

那夜,和一群一樣和你留著相同血液的朋友們,拿著拖把當作麥克風,趴在宿舍地上跳breaking-local Karen style。酒翻一地,你們像是炫燿般的用力花掉每一秒鐘。

那夜,兩個小我十歲的女孩抱著我說,我們很久很久才可以像這樣子開心一次,大聲的、盡情的唱我們的歌。我驚訝於她們的早熟,壓縮的環境讓人壓縮了心路流轉的時間。

另一個年紀和你相仿的男孩質疑著你,他說,難道你不是和我們一樣嗎?你幹什麼總是要換歌?總是要聽洋人的歌?難道你不是我們嗎?你想要變成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5/12 at 12:23 am

脂粉香

leave a comment »

既然能量有限,空間有限,而時間可以無限延伸的話
永恆中不斷重現的歷史,是否能夠讓我真正的放下心中的疑慮?
舒緩對於詮釋的焦慮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23 at 12:47 am

Posted in 我的假思索真亂寫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