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Posts Tagged ‘十分素寫

隱於市

with 4 comments

前天收到好友寄來的結婚照,和另一朋友寄來的剛剛誕生的寶寶照,在陰冷喧鬧的倫敦市中心,覺得心中很溫暖。
桌上放著還沒有寄出的賀新婚卡片,想要做一張卡片替朋友慶祝得來不易的婚姻,那樣的環境下,那樣辛苦的背景下,還是有努力不懈的人們。朋友的婚禮,沒有婚宴,沒有婚紗,有的是兩個緊握雙手,身穿著傳統緬甸克倫服的兩人,站在號稱最自由的大國裡,融入又孤立的同時,也一邊遙望著故鄉緬甸。朋友要我一定要去,還是沒能趕的及聽見牧師的叮嚀和見證。

在歐洲的這一端,和在遙遠的那一端,只憑藉書信的往來,還是有深深的情感可以維繫,這樣子有著共同默契的朋友,想到的那一刻,總是在嘴角泛起笑意。那怕只是一封短信,或是一句話的問候詢問,更多的是心照不宣的想念。遠距離最美,自己的詮釋最美,記憶中的美好是應該,只留給回憶。再現過往的記憶,未必能夠找回當時的情感。

在陰暗潮溼的彎曲巷弄裡,有一個男人跪拜著,他的臉朝下被雙掌捧著,他身旁的筆跡寫著:on the street with depression, and no money. 快步經過的人們,我假想他們之所以快步走去,全是因為那流傳久遠的神祕兇案故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10/22 at 4:5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