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Posts Tagged ‘情感

彎腰,躺下

leave a comment »

N. Germany, the Baltic Sea  波羅的海南端,德國北部

仰頭望向天空的方式有好多。

我準備要攤開四肢,躺在地上,好讓自己的臉頰自然的面對陽光、雨水,面對天空。

這是我仰望天空的方式。

或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5/03 at 12:23 am

讓風吹散它

leave a comment »

Wrocław,  Poland

「坐你開的車,聽你聽的歌,白雲蒼白色,藍天灰藍色,這旅途不曲折,一轉眼就到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4/14 at 3:28 am

夜半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1/08 at 2:27 am

十二年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10/01/06 at 4:46 am

如何來碰觸她血肉?

leave a comment »

當她聽到妳說,妳和他,兩個人在電話中,原本無關的兩人,彼此嚎啕大哭的那個時刻,你們不會知道她的心,有多麼的痛。你們,一個是她心中的引領女人,一個是對她用情如此深的傻男人。然而,她如同一尊冰冷的雕塑像,靜的,聽著那來自寂靜的聲響,經常入迷。

有這樣子的一刻:她只想嚎啕大哭。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7/15 at 12:35 am

謀殺了蘋果的嘴

leave a comment »

沒有紙和畫的木雕屏風,沒有腳的藤椅子,沒有窗簾的窗戶,沒有螢幕的電腦,沒有電的冰箱,沒有花的花瓶,沒有書的書櫃,沒有連線的網路,牆上沒有畫的畫框,沒有水的水龍頭,沒有關的大門,和,沒有國籍的人。

這是一個台灣女人和法國女人的家。理想中的家。一個總是在移動中的家。移動的家,或許不能夠稱之為家。或許是暫棲之地。暫棲,總是理想的部分契合。

打翻了水的枯萎玫瑰,潮濕的霉味伯爵茶,桌上沾滿cheese的細長利刃,散落的台幣泰銖歐元零錢,克倫村莊的臉孔照片魂魄遊蕩,水果果核的堆積再堆積,沒有一隻蒼蠅。米酒高粱紅酒空瓶的芬芳,稻梗變成的蚱蜢跳躍在落地鏡上,拼命看著自己的模樣。

Marguerite Duras的橫躺,生理上的永不孤獨。台灣女人在暗夜中振筆急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7/04 at 10:24 pm

「我的31歲」串寫 ─ 給妳的遺書

with 7 comments

昨晚聽著嘩啦啦的雨聲,和雨中的The Album Leaf,直到了清晨,這個故事一直在腦海中盤旋,於是寫下。

=====

給妳的遺書

在傾盆大雨中依著燭光,看著樹葉屋頂漏下的雨滴,雙手滿溢溫熱鮮血的我,在永恆到來的前夕,又想起了妳。

我活在這個鐵絲網裡的世界,算算明天就將進入第二十一個年頭了。我清楚明白外面世界的人們是怎麼看著我的:難民,難民,難民,一個掙扎著活在泰緬邊境難民營裡,什麼都沒有的孤獨女人。經常我甚至想著,到底我還是不是能夠擁有成為一個人的資格?

二十年前,當我還是十歲大的女孩的時候,我的家還在緬甸東部,靠近薩爾溫江(Salween River)的山裡。在天還未亮的時候,睡夢中的我經常被咚咚咚的搗米聲給吵醒,母親總是先起床搗完了米,然後帶著我,走路到另一個山頭上的田裡勞作。但其實我喜歡去餵雞,雞媽媽總會帶著成群小雞讓我追著跑,我和小雞們跑阿跑的,也不知跑了多遠,印象中我最後總能在叢林中認出回家的路,不曾迷路過。那時候的我還不懂,如果不辛勤的種著這些稻子,乞求天上的雨水充足,包含我們家在內的整個克倫(Karen)村子,就得要挨餓過日子了。

我記得妳總是笑笑的對我說,難民營裡的雞群們,和以前在緬甸家鄉的比起來,營裡的個個都肥滋滋,跑的又慢吞吞的。這也沒有辦法,營裡根本沒有空間讓牠們暢快的奔跑呀,經常鄰居們還會為了搞不清誰是誰的雞而爭吵不休。

妳們家裡的那隻名叫做三一的斑點小雞,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也長成一樣肥滋滋的母雞了呢?那時妳說我是我家排行老大,妳是妳家老三,所以這隻小雞要叫做三一,還不能叫做一三,因為,妳是我的老大,所以三要放在一的前面。我聽著,不禁笑了出來。是呀,妳一直都是我心中的老大。

明天,我就要滿了三十一歲,明天,妳就要在寒冷的挪威嫁做人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6/22 at 4:5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