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Posts Tagged ‘看見自己

borders and boundaries

leave a comment »

Jan 2007, photo by Long at Mei Moi river, Mae so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窗外

leave a comment »

windows

(街景,一棟即將被推倒的老建築的一面牆。布拉格,捷克)
你窗外的風景,和我一樣嗎?

常常我很羨慕一種人,那種人,可以把自己的不如意和任何的不愉快,或牢騷
像倒垃圾一般的,脫口而出,不加思索…

對別人像對自己的自言自語一樣
我的自言自語則是在腦袋瓜裡,轉來轉去
翻來覆去,結果看見了人,又一溜煙的消失連一絲痕跡都沒有

曾經我笑著說過一個朋友:
你真的是個武裝的呆子
其實仔細想想,好像自己也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5/04 at 12:34 am

Posted in 走去, 他/她

Tagged with , , ,

重複,重複

with 2 comments


聽歌,我很喜歡聽歌,聽演奏曲。

從Jimmy Hendrix到The Czars,從陳明章到亥兒樂隊
從葉子是天上的翅膀,到November Rain

跳躍進入California Dreaming,在市集中唱起Dona Dona
墜落在Mew的comforting sounds,或許留下一滴淚

我們都需要一些孤獨的時間。

(所以我愛Pink Floyd,他孤獨的唱著:Wish you wer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3/25 at 12:18 am

海外志工,幫助了誰?

leave a comment »

在中國時報浮世繪的文章….

海外志工,幫助了誰?
黃婷鈺  (20071001)

不是志工沒能幫上什麼忙,而是很多人不願深入了解當地背景和文化,便沾沾自喜強調「無私的」自我奉獻,只想完成「當志工」的「使命」……

兩年前,我以志工身分到了泰緬邊境,後來就在「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工作,負責泰國事務。這裡有台灣人不熟悉的邊界,有因緬甸長期內戰而生的難民營,自緬甸到泰境求生的移民,以及偏遠山區的少數民族。

這兩年來,台灣年輕人組團到海外當志工似乎成為一種流行,今年暑假期間從台灣陸續來了很多學生團體,到泰緬邊境參與服務工作,我與當地的同事們也盡力調整手裡計畫中的工作,迎接一團團學生們到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2/24 at 9:10 pm

留下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 »


最近常在想,轉眼間來到泰緬工作3年了,明年即將邁入第4年。

我到底做了什麼?計畫執行的成功了嗎?照顧到了這一群緬甸來的孩子,可是擺明了清楚知道那更大一群的孩子,下一餐還不知道在哪裡,有沒有乾淨的水喝;自己知道維持眼睛看到的這一群孩子的生活、上學的心願很重要,但是心裡總是會想起那緬甸境內不為人所知的苦難聲音;

我到底做了什麼?計畫結束了的時候,當地自發努力的團體們,腳步就能夠站穩了嗎?這一群在絕處求生、面對著無政府狀態的艱困環境的一群人,我們這些不管如何總是外來的外來者,到底應該以什麼樣的姿態和角色來與他們相處、需要要求他們到什麼樣的程度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8/11/21 at 6:5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