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多版本 versions of a world

泰緬邊境戰火依舊 不麻痺,也從不習慣

Posts Tagged ‘難民營

吃食

leave a comment »

幼兒吃飯時間。Mae La 緬甸克倫難民營,泰緬邊境,2009

看人們吃一頓飯,可以想見這個千變萬化的世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一二三

leave a comment »

「我的31歲」串寫 ─ 給妳的遺書

with 7 comments

昨晚聽著嘩啦啦的雨聲,和雨中的The Album Leaf,直到了清晨,這個故事一直在腦海中盤旋,於是寫下。

=====

給妳的遺書

在傾盆大雨中依著燭光,看著樹葉屋頂漏下的雨滴,雙手滿溢溫熱鮮血的我,在永恆到來的前夕,又想起了妳。

我活在這個鐵絲網裡的世界,算算明天就將進入第二十一個年頭了。我清楚明白外面世界的人們是怎麼看著我的:難民,難民,難民,一個掙扎著活在泰緬邊境難民營裡,什麼都沒有的孤獨女人。經常我甚至想著,到底我還是不是能夠擁有成為一個人的資格?

二十年前,當我還是十歲大的女孩的時候,我的家還在緬甸東部,靠近薩爾溫江(Salween River)的山裡。在天還未亮的時候,睡夢中的我經常被咚咚咚的搗米聲給吵醒,母親總是先起床搗完了米,然後帶著我,走路到另一個山頭上的田裡勞作。但其實我喜歡去餵雞,雞媽媽總會帶著成群小雞讓我追著跑,我和小雞們跑阿跑的,也不知跑了多遠,印象中我最後總能在叢林中認出回家的路,不曾迷路過。那時候的我還不懂,如果不辛勤的種著這些稻子,乞求天上的雨水充足,包含我們家在內的整個克倫(Karen)村子,就得要挨餓過日子了。

我記得妳總是笑笑的對我說,難民營裡的雞群們,和以前在緬甸家鄉的比起來,營裡的個個都肥滋滋,跑的又慢吞吞的。這也沒有辦法,營裡根本沒有空間讓牠們暢快的奔跑呀,經常鄰居們還會為了搞不清誰是誰的雞而爭吵不休。

妳們家裡的那隻名叫做三一的斑點小雞,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也長成一樣肥滋滋的母雞了呢?那時妳說我是我家排行老大,妳是妳家老三,所以這隻小雞要叫做三一,還不能叫做一三,因為,妳是我的老大,所以三要放在一的前面。我聽著,不禁笑了出來。是呀,妳一直都是我心中的老大。

明天,我就要滿了三十一歲,明天,妳就要在寒冷的挪威嫁做人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6/22 at 4:52 am

邊境悲喜劇-人來,人離開

leave a comment »

昨夜我去跟緬甸友人們閒聊。

我買了三瓶泰國有名的大象牌啤酒。

說實在的,我真不喜歡喝啤酒,烈酒、紅酒、甜酒我都喝

而且,這三瓶還退過冰,苦的。

昨夜的酒話,卻不如那退冰的酒,到像是一群亡命之徒的靡靡之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11 at 12:22 am

你想參觀難民營嗎?

with 2 comments

左邊吆喝,右邊打電話,某天早晨,我見到一群老外,興高采烈的,準備要去泰緬邊境上一座難民營。原本隨隊的老外,打了電話約了室友,室友又約了朋友,一群人浩浩蕩蕩,準備參觀難民營。

由於事發突然的一群人出現,我在出發前便簡短告知他們,他們無法與我們同行,因為車子坐不下,而且,我們基本上不帶人參觀難民營。

留下一臉錯愕的老外們,出發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4/07 at 6:29 pm

0321

leave a comment »

3月初開始為期一個月的難民營師訓
我又進營進的頻繁了

一如往年,老師們致贈自製的禮物給同事們
一如往年,在我的胸口上別上了克倫國旗的徽章
他們唱起基督教的聖歌

看著一位待了很久很久的老師
臉上佈滿的皺紋
她依舊還是與我握著手

微笑著

看著剛滿一歲二個月的穆斯林孩子
好奇的用還踏不穩的腳步
探索身旁的一切
把玩親吻我的相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yvonne, ting yu

2009/03/21 at 12:20 pm